關於南門國中的回憶

其實國中時代的我有點乏善可陳, 主要是從資優教育體系轉入正常教育, 為了高中聯考而努力。

南門國中是當時的明星國中, 賴晚鐘校長時任立法委員, 辦學也不錯, 但是後來因為中正國中的成立, 光環有一點消退, 當年我們班創下了十八個人考上建中的記錄, 全班只有5~6個同學高中聯考落榜, 但也全部都進了五專。我在國中參加了童軍團, 炊事專長還不錯, 後來錢星橋校長要辦校刊"南門青少年" 我也參加了, 似乎還是社長, 但整個出版工作都是老師們做的, 我只寫了一兩篇文章吧。

一年級的導師是莊小萍老師, 二年級和三年級是黃宗明老師, 黃老師很嚴格, 課也教得很好, 記得他是台大農機系畢業的, 唸書的部分就不談了, 由於是升學班, 學校把所有名師都集合到這一班栽培我們, 慘綠少年的意思就是被打得很慘, 但是打出來的成績還算不錯, 黃老師一帶就兩年, 記得前一班大我二屆的羅元輔學長, 還回來跟我們做訓勉。cycra提到的壁雕老師, 可能是訓育組長, 好像大名是錢自強吧, 瘦瘦的, 很兇, 但是我因為是乖寶寶, 又是童子軍, 常常做考場服務, 所以他對我很和氣。錢老師也是體育老師, 游泳技術很好, 我很佩服。

印象比較深的老師都是體育老師, 我的戶口是寄放在一位趙老師家, 他是趙樹海的哥哥, 也是留著小鬍子, 算來是趙又廷的伯伯。而國二時來了個實習老師帶了我們一個月, 當時就是知名的校園民歌手施孝榮, 我們上課時很多女生都會圍觀他上課。

校門口外的小吃攤和快餐店也是印象比較多的, 植物園門口的臭豆腐攤, 以及狗店旁的牛肉麵店我都常去, 牛肉湯麵一碗八元, 湯頭香味混合著狗店的特殊氣味, 我一生難忘, 後來還開了一攤甜不辣, 蘿蔔湯可以任意喝, 我也很愛去, 放學時因為要到南門市場搭公車, 一定會經過愛國西路一片荒蕪的台銀宿舍, 芒草長到比圍牆還要高, 當年因為出了幾起駭人聽聞的分屍命案, 我每次都在想像那裡面會不會也有命案, 然後就很害怕的過去, 沒想到幾年後那個地方居然變成李登輝和陳水扁的總統官邸。

三年級由於時常留校輔導, 所以也會去另一側吃東西, 一律35元的丸福日式快餐, 它的炸排骨飯是我的最愛。我們班有個同學家裡在中華路上開重型機車行, 就是那種BMW重機車, 我常常跑去看。中華路上有間陽春麵店, 它的陽春麵和榨菜肉絲麵也很好吃。

國中時代我整個記得的就只有這些了, 體育老師, 小吃店, 以及可怕的台銀宿舍廢墟。

PS. 南門國中在1970年代的青壯年老師, 大約在2000年左右都退休了, 然後很多都陸續跑到桃園縣大園鄉私立大興高中, 繼續他們的教育事業, 我後來因為曾在大園鄉工作一段時間, 需要找青少年當試吃人員, 碰到大興高中的校長, 才知道那裡是南門國中退休老師的"回收場" 。cycra如果要找以前的老師, 可以去那裡看看. 

本篇發表於 人生平行線, 人間交叉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關於南門國中的回憶 有 37 則回應

  1. cycra 說道:

    我是第一屆自學班(自願升學班)的學生,會參加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看到以前學長姊的慘綠生活以及永無止盡的課後輔導壓力似乎很大,於是父母就參加抽籤恰巧也抽中而進去就讀。當時我們是唸十一班,一班到十班是女生班,十二到二十五(或二十六)是男生班,再加上一班啟智班。我們教室就在游泳池旁邊。
    本來其實是不太好意思和你說的,因為你讀到二年級時我才出生,等到我國中時期早以人事已非,再加上你聰明才智與活躍經歷,這樣的南門之光我遠遠不及。
    我的導師是李義順,當時他已是頭髮花白之年。在我記憶之中比較好玩的是每年都有合唱比賽,因為男女合班的關係聲音比單純男生班或女生班更贏得評審青睞,連得二屆第一名,不過到國三,男生大多變聲,似乎就沒得名了。
    除此之外我們班還要上工藝課與家政課,所以縫娃娃、煮菜、做木工都有。當時自學班強調常態分班、正常教學,所以我們國三時沒有非正課被借調的情形。
    在我們那屆的教育口號是常態分班,已經沒分升學班與放牛班,不過學校有默默的安排幾個班為升學班,請好的老師來帶。
    壁雕到我們的時候已經換成女生了(瘦瘦的中年婦女,一樣很兇)。施孝榮當你們實習老師!怎麼那麼好~(我們只有第一次童軍課時唱〝歸人沙城〞,老師在黑版上頭寫著歌詞,放卡帶全班一起唱)。看你提到上課時很多女生圍觀他上課,看來你們那時比我們還大膽呢!
    在我們國二的的時候,教室的熱開飲機晚上被人縱火,後來發現是啟智班的一個學生做的;到了國三,發生了一件學生午休時不睡覺,從窗戶的柵欄墜樓而死的事件,傳出記者為了要讓畫面更加聳動,而特別再把螺絲調鬆讓柵欄看起來更加鬆動危險,再指責學校的不是。
    在我小時候臭豆腐攤是在和平醫院前面(延平南路上),不知是不是你說的植物園門口的那一攤,一個外省老伯賣的,現在已經換成他的兒子在南門國中側門賣(一份五十塊,是我見過最貴的臭豆腐攤);植物園在博愛路門口的在我小時候的印象有個小車子攤子賣很多小糖果雜貨,有蜜餞、鳥仔李等等。狗店(與味道)我也有印象,狗狗被綁在安全島上你也知道的。
    丸福便當店是所有南門人美好的記憶,排骨雞腿魚排控肉都很好吃(我也有經歷過三十五元便當的年代),這個味道是在別的地方都尋找不到的。去年我在網路上搜尋丸福時看到有人提問,聽說老闆是苗栗客家人,如那個人的結論一樣,如果到現在還在開的話,他已經變成名店。
    同樣都是南門人,你應該也知道學校對面旁邊的小巷子的仁化書局吧!
    原來你以前是從往南門市場方向的路,聽說以前校門口對面就都是台銀宿舍了,在我以前唸書時還有人住,也有同學住在那邊,但官邸那頭以前是老舊宿舍變成芒草林我就不知道了。現在學校對面的建築全都拆了變成停車場,狗店對面變成一品苑。
    看到你回家的路線,那麼就不會走到東吳大學那頭吃老伯的豆花,不過中華商場的鍋貼、豆漿、酸辣湯你們有去吃嗎?
    因為我不是有名活躍的學生,畢業之後很少再和同學連絡,也沒受到那位老師〝特殊關照〞,老師也不記得我這個學生,很感謝你的老師去向說明。若有機會這些文章與留言被南門人看到了一定很懷念的。^-^

  2. jacklo 說道:

    當然記得,我們那時對面的宿舍可是住滿人的(我們的時空約有十年的距離),而仁化書局是當時唯一的特約文具部,它的電綉學號校徽綉的奇爛無比,槓槓都綉成水滴型,因為生意太好所以草率。
    臭豆腐應該是同一攤, 因為我那時他也是很貴,別人一盤十五元他賣20,後來漲到25我就吃不起了, 但生意仍然很好, 因為實在好吃.
    我們當年雖是超級升學班,但是基本上不借課,而是加時輔導,晚上都要八九點才到家, 所以音樂美術家政工藝課都還是要上的,而且我們還和音樂班一起併班上課哦,音樂班給我們示範演出呢.
    很謝謝你的迴響,讓我的初中回憶慢慢的都湧現出來了…

  3. jacklo 說道:

    我那屆的啟智班有一個名人之子,是一位知名企業家,後來生意失敗而流亡到海外,成了經濟犯,當時曾聽到人批評是報應,但我不這樣覺得,因為這位同學相當和善,外表看不出是啟智班,有點像阿甘,說話很慢但可清楚表達意思,我記不得為什麼我時常去啟智班,可能因為我是童軍團的,反正啟智班的那幾位同學我都很有印象…

  4. cycra 說道:

    其實就連植物園感覺上也變化許多,植物園內靠和平樓本來有個石洞,我小時候有位唐奶奶在那裡折紙蓮花和色紙折些小青蛙維生的,現在那個石洞已經變成…平平的小山丘。通往荷花池的一條步道以前有墨綠色欄杆圍住,在那裡的椅子上有算命、拉二胡,現在變成木頭步道。不變得是荷花池、涼亭、青蛙公共電話亭。

    似乎南門的特色就是不會剝奪非正課的回憶(現在就連我 那當 老師的同學提到她的學校把非正課都換成正課在上),即便到了國三女生班的家政課、音樂課等還是要上。不過看你提到你們也上家政課,請問(麥克風遞上)還記得當年的作品是什麼嗎?

    除此之外南門有二個合作社,一個是在仁愛樓的後面,另一個是在信義樓的一樓樓梯口旁,我記得以前國小時還跑到仁愛樓後面的合作社買油飯、筍豆等零嘴來吃。

    學校裡的網球場根本就是老師練球健身的專屬場所,我只看到老師們在那裡打球,而體育課幾乎從來沒在那裡上過課。

    啟智班我記得以前他們的教室是在忠孝樓和仁愛樓交會處的位置,每天上學時多少也會經過他們的教室,所以裡頭幾個學生雖然沒有交集,但樣貌是認得的。聽說縱火的那位學生是學校工友的兒子。

  5. cycra 說道:

    臭豆腐的攤子最特殊的是蒜打成泥、辣椒打成泥分別放在二個白色桶子,泡菜就只是單純的高麗菜做清爽口味,鍋爐前面放臭豆腐的地方是玻璃四週有白鐵為架,以前老伯會把臭豆腐切成六塊還是九塊(井字切法),到他兒子這一代就切成四塊(十字切法),原則上都是先炸後切。(乖乖小包的在我小時候一包賣五元,臭豆腐在你那個時候一盤賣十五塊起真的算蠻貴的了)

    甜不辣加蘿蔔湯在我的記憶之中變得好淡,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又好像沒有。

  6. cycra 說道:

    我差點遺忘了音樂班的存在!但學長的記憶有趣許多。
    仁化書局電綉學號到我們這個的時候已經不是專屬(我們的說法是〝交給外面的人來綉〞,但是是誰綉我就不清楚),因為在我小時候丸福那棟有間〝利百代〞,在那邊買制服也順便綉學號。我讀書沒經歷過升一年多一槓的情形(一槓變成怎樣的水滴型?不過這倒也是一個特殊的記憶)我記得好像開頭二個字會誘班級號碼後頭是藍色的學號,而班級號碼每個入學年度不同有著不同顏色,我這屆是黃色,印象中有看到紅色,另一個顏色是什麼就不記得。

  7. cycra 說道:

    仁化旁邊的住戶在我小時候有個印象是算命的,後來S A R S期間不是和平爆發嗎?聽說就是那戶人家跑到大陸去,回來後染煞到和平就醫最後造成院內感染。

  8. jacklo 說道:

    我解釋一下,南門的校徽是上半部半個北字(卝)然後中間是南門二字,下半部一個中字組成, 類似黑體字, 其實每一筆都應該是由等粗的槓所綉成,只有仁化電綉出來的不是等粗,而是由細到粗,或由粗到細,像個水滴型,一看就可以看出是”仁化綉的”,當年綉學號的人如果有些書法功底,其實在綉名字時是可以綉出書法點撇捺等粗細不同的楷體. 仁化是把黑體綉成楷體, 所以不太好看…

  9. Jack 說道:

    雖然莊小萍只教了我三個月,多年以後我還是有辦法打聽到她的住處並前往拜訪,當時她還非常興奮的告訴我她鐘於嫁出去了

  10. jacklo 說道:

    我們國一時他大約30歲,所以大我們16-17歲, 現在應該也已經60歲了,如果我們回去找他, 不知道她還能不能記得我們..

  11. cycra 說道:

    可以讓你一直記得,莊小萍老師應該有其過人之處。
    在多年後還可以找到以前導師的住處問她的近況,可以於阿亮的超級任務媲美啦!(感覺這個梗已經是代表著一種年代了….Orz)

  12. Jack 說道:

    有過人之處的人也可能是我
    老師同學我都會想辦法聯絡
    當然也有再聯絡的那種情形
    南門部份老師對學生之惡劣
    令人終生難忘
    莊老師後來去了建中教生物
    然後就退休了
    有空再找看看

  13. jacklo 說道:

    为了避免錯認,要跟cycra學弟說一下,JACK是我小學(二年)和國中(三個月)的同學,所以也算是你的學長,是另一個人, 站長我的ID是jacklo, JACK的尋人本領是我們同學中最厲害的哦~ 雖然他常年在國外工作, 但是每次回台灣都能找到一堆老友敘舊..我們也都是靠他才能重聚呢.

  14. jacklo 說道:

    其實這就是我會選擇性遺忘南門國中那一段人生的原因,尤其是讀書學習那一部分,畢竟回憶總是希望它是美好的,所以我記得的都是有趣的,快樂的事情…

  15. Jack 說道:

    所以我對一些老師的壞印象不是只有我這樣認為吧?自己很慶幸沒在台灣唸完國中,不然一定變成超級流氓

  16. cycra 說道:

    不好意思這幾天有點忙,一直抽不出時間留言。
    還真得是搞混了~若非版主提醒,我還以為是同一個人^^ Jack學長好(雖然只有三個月)。
    你們互相聊到後來開始有些感傷了(拍肩),或許就像我小時候看到當時國中部晚自習的那些學生們一樣的灰澀氣氛(加強版),讓你們憶起不愉快的過往,從文字中看得出來過了二十多年的你們還是無法原諒當時老師的行為(否則就會以輕鬆或開玩笑的方式來描述)。
    把美好的回憶留下來我是十分贊同的,那是屬於自己的珠寶盒,突然憶起時拿起來審視擦拭,是一種人生的基石,也是改變人生的另一種道路的指標。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當年國小三年級的導師,能夠換成別的好老師,還給我當年的正常快樂歲月,尤其參加同學會時知道當年其它班同學處於快樂學習之中時。:P)

  17. Jack 說道:

    是很特定的幾位老師,但真的只能用變態形容他們與學生的互動.也可能是我的小學導師太優秀讓我無法適從.但當時的國中教育真的是充斥暴力加侮辱,最少我家那口子也如此認為.

  18. howard 說道:

    我在你們隔壁班[3年24班],記得貴班[3年25班]每天早上全班要跑操場若干圈…..精神實在可佳。
    南門國中三年,印象中會打人的老師不多。本班三年級的理化老師是黃明朗[3年26班導師],他教書很有一套,融會國中理化教材編了一本講義叫做[目錄],雖然打人打的挺兇的,只能怪自己考試成績退步,到也沒有什麼怨言。
    另外記得貴班有位陳韶華同學,各項考試常常是全校第一名…..

  19. jacklo 說道:

    隔壁班的同學你好,能在網路上重新遇也是綠分.
    你不說我還真忘了,是的,我們每天早上都要跑操場,黃宗明老師是為了要磨我們的意志力,所以這樣要求我們.他自己也都身體力行帶著我們跑.
    我們班有三個神人,陳韶華每天晚上九點就寢,成績永遠第一名,後來建中台大電機,去南加大留學.
    第二名是許哲崇,家裡做小生意的,他國文不太好,大學聯考國文才考50(或60多分)仍然上了台大電機,可知他其他科目都拿了接近滿分.
    第三名是林致平,高中三年都不太唸書,搞建中青年,結果聯考仍然上了北醫醫科,大學也是熱血青年, 現在是位名醫. 我們班考試依名次排座位, 前三名的座位永遠是他們三個的,剩下來4到14名才由我們這些人去爭.最後18個人上建中.希望他們現在都好.

  20. 我家在南門旁邊 說道:

    黃宗明老師 我記得在女生班的代號是”X”
    會挖鼻孔的老師
    請問乾亨跟昺亨有關係嗎?
    怎沒人提起風月堂 還在開ㄟ

  21. Peter 說道:

    Harward, 你是羅之綱嗎? 好久不見了,你好嗎? 看到你的回憶,也勾起了我的回憶….時間過的很快,國中畢業都快30年了.

  22. Everett 說道:

    在324軍樂班不知道被黃明朗打了多少次,後來在報紙社會版看到他
    陳韶華1上和我同班(111班)真的厲害,好像唯一1次小考不到90分(健教)是我害的,那次我還很得意,結果老師說不算分。1下分班後,他分到30班,應該是後來325的班底,我記得的還有劉百桓、姜凱元,劉百桓的雙胞胎哥哥和我同班三年。許哲崇,在建中還有碰到他,我不知道他國文那麼差,呵呵~
    南門的老師值得感謝的只想到324導師吳金田,恨也只有”蕃薯”1人。
    太多南門的回憶,還有一些青澀~~
    在連結的西門國小照片裡看到黃明洸,3年級時324轉來3位游泳隊健將,上課常常在ZZZ~~ ,記憶中黃明洸算是最認真的一位,如果沒記錯應該是保送上台北工專。
    感謝各位讓我又年輕了30歲。

  23. jacklo 說道:

    本站站長jacklo(就是我啦)才是你同學,HOWARD是隔壁班(24班)的,話又說回來,您是我的哪位同學呢?

  24. jacklo 說道:

    是啊,一晃眼30年就過去了..日子過得真快…我們也到了緬懷年少時光的喜怒哀樂的年紀了…也希望我們共同認識的同學們大家過得都好..

  25. Peter 說道:

    Jacklo, 站長先生, sorry, 我搞錯了. 不過你還沒回答我你是誰? 你是羅之剛嗎?

  26. jacklo 說道:

    PETER, 是的,我就是你認為的那個羅同學, 你是哪一位啊?…

  27. Peter 說道:

    我就知道! 不過,我好像寫錯你的名字,應該是羅之綱, right? 至於我是誰? 我並不是三大神人之一,不過很幸運的是,高中聯考我卻贏了其中一位神人,這大概是我此生中最光榮的戰役吧!
    這樣你這位資優生可以猜到我是誰吧?

  28. howard 說道:

    Everett 你應該是洪宏祥吧….

  29. Tiffany 說道:

    多希望南門速速恢復當年的優秀!
    林致平是我國語實小的同班同學,的確讓人與有榮焉。
    而我,畢業時的班導是陳美美老師,現在在家相夫教子,不知到算不算辜負她的苦心栽培?

  30. Everett 說道:

    他這麼好的學生,應該不會像我一樣恨蕃薯吧!唉!我這個壞學生,想到南門就一定會想到蕃薯。
    記得1年級時,和洪宏祥一起去看電影,看完電影走出戲院,他居然說剛剛演什麼完全不記得,只是去放鬆心情。也許天生就有選擇性記憶,成績才會這麼好吧!

  31. Jerro 說道:

    今天不知道怎麼閒逛的,居然逛到這裏, 還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回響中的第一帖.
    首先向站長jacklo致意,原來您是羅同學,可是我印象中不知是國中還是高中時好像很熟耶,連到西門國小時看到您的尊容,可以聯想起以前的樣子,還有稽質彬,好像高中時常在球場打球.陳韶華國一剛開始和他還是同班,成立軍樂班後他就跑到別班去了,高中三年我們又在同一班.
    Everett您好,不知您是哪一位同學,竟蒙您謬讚稱小弟為好學生,雖是30年前的事,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您說我們一起去看的電影是哪一部啊?我是從小就愛看電影啦,劉百栓第一部外國電影”法櫃奇兵”就是我帶他去看的,以前他多只看文藝片,什麼”就是溜溜的她”的,不故這片好像也是我和他去看的,哈哈!
    還有Howard不知您又是哪位同學呢?
    抱歉哦,我們324的跑來325串門子了!

  32. jacklo 說道:

    其實我們國高中時期雖然沒同班過,但是因為都是隔壁班,而且老師都是同一批,所以一直都有些熟,但又沒有同班同學那麼熟,能在網路上連絡到大家,其實也是很難得的緣分,尤其我們都在世界各地,都已經是中年人了,不知何時能有機會再回到南門國中再相聚~

  33. Hans 說道:

    各位學長:
    請問有人知道 陳韶華 的聯絡方式嗎?
    我也是南門國中畢業 (民國72年),考上建中,於南加大念碩士時期,有幸認識了陳韶華學長,並於學校社團相處了一段時間,一直很受到他的照顧。後來念博士班時期,他去了 U of Illinois,失去了聯絡。
    若有任何聯絡方式,敬請賜教。謝謝!
    Hans

  34. Everett 說道:

    又有一陣子沒來羅同學的部落格,沒想到這兒成了324的聯絡站,我們還是閃邊站吧,請E-MAIL:everett0906@yahoo.com.tw通關密碼:請問國三時參加軍樂比賽的自選曲是哪一首?不記得也沒關係,告訴我你的樂器是啥?如果你們都在台灣的話,或許可以辦個同學會!

  35. Jerro 說道:

    今天再次過訪此地,已將本討論連結透過FB提供給韶華,原來羅同學和他也是FB好友,應該連繫得上.

  36. Jerro 說道:

    抱歉,還得借貴地一下.
    Everett,寄給您的信被退回了,您這信箱還可用嗎?

  37. ToHans 說道:

    漢詩嗎?我的電郵是shermanchen@so-net.net.tw 可和我聯絡。韶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