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歌中的性別議題談起-誰來尊重多數?

最近馬英九挑起了一個性別議題, 他到海軍陸戰隊去, 說現時代已有女性蛙人, 所以陸戰隊的隊歌要考慮修改, 引發了媒體及不同政治陣營間熱烈的討論, 我自己也是陸戰隊退伍, 當年天天早晚點名都要唱隊歌, 一下子居然想不起來隊歌裡哪兒有性別議題? 特別到網上查了一下, 還真的有。

為海軍收戰果,為陸軍作先鋒。 空中炸彈、艦上砲聲、轟隆隆隆隆。 水上策飛馬,灘頭建奇功,男兒到此最豪雄。高揚青天白日滿地紅,四海起雄風。

這首隊歌是民國34年, 由時任第三任海軍總司令的桂永清上將填詞, 張錦鴻教授譜曲, 同年四月, 由首任陸戰隊司令楊厚綵少將訂頒為隊歌, 代代傳唱至今。(桂永清很多人不認得, 不過他的孫女桂綸镁大家就都應該知道了)。歌詞歌曲都相當簡潔明快直白, 符合陸戰隊的風格, 不像其他軍種的軍歌, 文謅謅又長, 不好唱。

先不論這個歌詞是六十多年以前所寫, 事實上當年的海軍和陸戰隊中也有少數女性志願役軍職人員, 只是不負責實際戰鬥任務, 多半在後勤補給情報等機構任職, 幾十年下來也沒有人覺得自己受到歧視。更重要的一點是, 這句話根本沒有歧視女性, 它說的是男兒到此最豪雄, 如果是女性到此呢? 歌詞雖然沒有明說, 但是女性到了陸戰隊就不豪雄了嗎? 以這幾位女蛙人來看, 女兒和男兒一樣, 到此一樣也豪雄啊~ 也難怪我一時間想不起來馬英九指的是這一句話。

可能有人說, 還有一個豪雄的雄字呢? 這裡的雄作雄壯, 氣宇軒昂解, 和後面的雄風一樣, 並非性別名詞的雌雄的雄, 就像高雄的雄, 民雄的雄, 只是原住民地名的譯音, 如果也要上綱上線當性別解, 那高雄, 民雄等地名也有性別意味, 難道也得改嗎?

從這件小事看來, 台灣真的是病了。一般的民主社會, 少數服從多數, 多數尊重少數是常理, 但是刻意地去尊重少數過了頭, 就反而是不尊重多數。不論是媒體和政府官員, 都以同情少數弱勢群體的立場出發, 要求給予更多的照顧, 但是孫中山一百年以前就說過, 重點應該放在立足點的平等上, 而非齊頭式的平等。讓女性可以從軍, 本來就己經體現了平等, 讓男女在生理上的基本差異以外, 接受同等強度的訓練, 給予同等的發展機會, 也可以體現平等, 如果有一個表現很好的女性軍官昇不上將軍, 而其他同樣條件的男性卻可以昇官, 這是該打破的不平等, 但是說因為軍隊裡都是男性將官, 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找些女性來當將軍, 而不論這些女性的條件是否夠資格, 就是齊頭式的平等, 也可以說是假平等。

台灣現在這種假平等的事情多得不勝枚舉, 媒體抓住幾個少數個案就拼命地修理政府, 當政府或官員被轟得受不了以後, 就為這些個案量身打造一個辦法來處理,  要不就像馬英九, 因為實際的問題可能很複雜, 媒體聽不懂, 各政治陣營的民代也不關心, 所以只能找這種事情打打嘴砲, 做做表面文章。看在所謂的"多數","強勢"群體眼中, 其實心中更不是滋味, 馬英九應該想想, 為了一個女性陸戰隊蛙人, 得罪了九十九個本來和你沒有什麼過節的男性陸戰隊隊員(不要忘了陸戰隊有"一日陸戰隊, 終生陸戰隊"的傳統), 而這位女蛙人搞不好還不領你這個情, 這筆帳到底合不合算?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可惜的是, 這幾任政府從李登輝開始, 到陳水扁和馬英九, 不論政黨, 還都淨幹這種事, 也難怪台灣的政府格局越來越低, 專門配合媒體的社會新聞和地方民代的意見施政, 偏聽偏信, 其結果是, 不待中共的打壓, 自已也越來越像個地方政府。完全失去了一個主權政府的高度。

回到陸戰隊隊歌的議題上, 我們不妨反過來想想, 如果某個軍種中有九成以上都是女性, 我認為當然隊歌中可以放入性別, 例如女子巾幗不讓鬚眉等等, 在這個部隊中服役的男性可能在唱隊歌時覺得怪怪的, 但是又不是在說你, 歌曲是在說你的同袍, 那些占多數的袍澤, 因此只要不因此排除了男性在這個部隊中實質發展的機會, 那就根本沒有必要多此一舉, 真的都要把歌詞字斟句酌, 不涉及任何性別的偏向, 那寫歌的人可能都會瘋掉了, 有這等時間, 還不如好好處理部隊中的立足點平等問題還更實在。

本篇發表於 與聞天下事。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從軍歌中的性別議題談起-誰來尊重多數? 有 1 則回應

  1. 一吨伢妈 說道:

    非常赞成你的看法,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打打嘴仗,做做嘴上功夫,媒体也好,政府也好,都是一个字: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